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健康公益 > 生育与寿命

图文信息

  • 《柳叶刀-艾滋病》发表最新研究,

  • ئەيدىز ۋىرۇسىدى

  • HIV感染者在国际队列中的死亡率

  • CD4 计数低于 500 对生存率的影

  • 青岛首例艾滋病毒感染者:染艾30年

  • 转载《柳叶刀》:做到这一点!艾滋患

青岛首例艾滋病毒感染者:染艾30年,每天都在刷新“生存纪录”

地区:乌市沙区来源:互联网发布者:高翔时间:2022-12-28 18:13:13点击:

 QQ截图20221228154412.jpg

“确诊那年孩子4岁,

我当时想着再活5年,

孩子就9岁了。

就这样过了5年,

孩子14岁了,

我就想,再给我5年吧,

让我看着孩子长大成人。”

QQ截图20221228154437.jpg

从1992年开始

老张(化名)“贪心”地许下

一个又一个为期5年的愿望

 

如今,六个“5年”过去

女儿已然成家

外孙也在慢慢长大

当年29岁的年轻小伙

已成了年届花甲的59岁大叔

1992年确诊为

青岛首例艾滋病毒感染者至今

老张每天都在创造

一个艾滋病感染者

生存年限的新纪录

QQ截图20221228154502.jpg

 

“人这一辈子,活着就是要有盼头儿啊……”

 

老张年轻时在建筑行业工作,1990年,他作为木工被派到非洲支援建设。谁曾料到,正是这段经历,悄无声息地破坏了他波澜不惊的生活。

 

两年后,老张完成任务回国,在国内机场做入境例行检查时,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。

 

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那天是1992年4月25日。当时也没觉得怎么样,后来,在省市疾控部门做了进一步检测后,我成了青岛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。”

 

老张年轻时习练武术,身强体壮的他一直没感觉有什么异样,查出被艾滋病毒感染后,一度怀疑是检测机构出了问题。他买回试纸一遍一遍地自测,心里仅存的希望渐渐落空,结果都一样——HIV阳性。

 

 

QQ截图20221228154525.jpg

好好的人

怎么会得了艾滋病?

老张努力回想

在非洲工作的每一幕

↓↓

当地蚊虫肆虐,更是疟疾、艾滋病等传染性疾病的高发区,血液传播又是艾滋病最常见的传播方式,难道是被蚊虫叮咬传染的?

 

此外,他在一次搬运材料过程中碰伤过脚趾,随后被送往当地医院包扎治疗,“有可能是通过血液传播途径感染了艾滋病”。

 

 

虽然嘴上一直说没什么感觉,但老张感染前后的生活已经不可同日而语,“简直是与世隔绝”。

 

“秘密人人都有,只不过不同罢了。”这几乎是艾滋病患者的共同心声。感染艾滋病毒就已经把半条命交到了死神手里,但比疾病本身更令人绝望的,是周围人的歧视。在这件事上,没有几个人有勇气承受,哪怕是面对亲人挚友,都只能三缄其口。

 

“那个年代,一说艾滋还是停留在性传播的观念上,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。我那时候几乎天天以泪洗面。”最消极的一段日子里,老张把自己关在屋里,不出门也不想见人,甚至好几天不说一句话。

 

艾滋病的全称是“人类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”,由人类免疫缺陷病毒(英文简称HIV)引起,是病死率很高的传染病。由于艾滋病与人们自身的行为关系密切,又被称为“行为病”,感染者往往会受到社会歧视,他们也因此容易产生自卑、恐惧、怨恨等心理。

 

QQ截图20221228154552.jpg

30年前,国内对艾滋病的认识还很粗浅,它一度被翻译为“爱死病”。即使是专门的传染病医院,面对艾滋病人都如临大敌,连洗衣房都拒绝清洗艾滋病人用过的床单和被褥。

 

“不知道还能活多久,每天都是数着日子过,也想过一了百了。”确诊HIV阳性,像一场冻雨把老张的生活浇蔫了。彼时,老张对HIV感染的了解同样仅限于一点儿基本信息,恐惧和压力让他透不过气来。

 

“我会特别谨小慎微地观察其他人一举一动,害怕传染给别人。”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,老张焦虑得难以正常工作和生活。1993年3月,他向单位请了病假。这一休,就是好几年。

 

然而,整日待在家里并未缓解老张内心的压抑,他时常失眠,意志日渐消沉。在网上查询各种有关艾滋病的知识,鱼龙混杂的信息反而加重了他的焦虑,负面情绪日积月累,反过来又加重了病情,成了一个越积越厚的“壳”,老张被死死地卡在里面,动弹不得。

 

 

02
这个群体是被平等对待的

 

 

如今的老张,“性格爽朗健谈”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,那“大嗓门”让人很难把他和“颓废”这个词挂钩。

 

“有一个人,我很感激她,没有她的帮助就没有现在的我。”老张说的这个人,是青岛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主任姜珍霞。

 

按照国家要求,医务人员每年要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随访两次,为他们抽血化验,检测CD4-T淋巴细胞水平,从而掌握感染者的免疫功能状态,随时观察他们的身体状况,关怀帮助他们。姜珍霞就是其中一员。

 

 

QQ截图20221228154618.jpg

现在的姜珍霞已然接近了退休年纪,谈起老张,相识三十载,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,但印象中的老张是她接触的患者中“心态最好,求生欲望最强的”。

 

其实,老张和姜珍霞是互相成就。在那个谈“艾”色变的年代,很多尝试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老张作为青岛第一例确诊者,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,而当时刚工作不久的小姑娘姜珍霞概不例外,她也是第一次接触艾滋病患者。

 

“那个年代谁懂艾滋病啊,都是闻风丧胆的,没想到能坚持这么多年。”姜珍霞回忆道,“刚开始的前两年几乎每天都做噩梦,梦里会反复清洗自己的双手,担心被传染。”

 

“慢慢适应就好了,既然干了这个工作,就要承担起帮助他们的义务,我们也做了很多尝试。”姜珍霞坦然地说,为了缓解艾滋病患者的情绪,她的办公室里放了很多糖,“患者来的时候我就让他们吃一块,因为甜的东西能让人感到快乐。”

 

后来,姜珍霞总结出一个办法,同男性患者第一次见面,她会主动和他们握手,对待女性患者则会上去给对方一个拥抱。

 

 

“他们都会很惊讶地问我‘你不怕被传染吗’?我说这有什么的,拥抱又不会传染。其实,肢体语言是让人放松的最有效方式,首先要让他们感受到,我们是平等的,不会受歧视。”姜珍霞说道。

 

QQ截图20221228154654.jpg

 

“我当时也不懂,就觉得什么时候有症状什么时候吃药,有一段时间抽血我也不抽了,感觉没什么用,说什么我都不配合。”确诊后吃了半年中药,认为生命无望的老张消极起来。

 

但姜珍霞却并没有放弃,三天两头跑到老张家,开导、安抚他的情绪。有时候说到动情处,看着七尺男儿在自己面前流泪,姜珍霞会递上一根烟,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

不肯服药的老张体质急速下降,身体发出很多“不好”的信号,发热、晕眩,顺着HIV在老张免疫系统里打开的缺口长驱直入,逼迫他到了“实在受不了”的境地。

 

最危急的时刻,姜珍霞拽了省内和北京的专家来看望老张,用近乎严厉的语气告诉他:现在他的免疫系统已经达到了最低的临界点,如果不接受治疗,可能用不了几天就会没命。话到最后,姜珍霞的声音微微颤抖,眼睛里泛着泪光——

 

 

“不管是我们还是各方医护都在努力,现在有了治疗方案,吃药可以缓解病症,你一定要振作起来,你可是全家的希望啊!要撑起这个家!”

 

连续几天,老张辗转难眠,看着身旁沉浸在梦乡里的妻儿,想想自己“快垮掉的身体”,终于鼓起勇气跑出门,找到姜珍霞,“我开始吃药,只要有治疗方案我就试。为了家,我得出去工作赚钱,我这个顶梁柱不能倒下。”

 

老张松开了生活的暂停键,考了驾照,去哥哥的公司帮忙,尝试着重新融入社会。

 

姜珍霞定期组织艾滋病患者分享会,通报国内外最新的治疗方案,让老张对自身的疾病有了更全面的认识,并结识了可以抱团取暖的患者群和志愿者们,大家时常聚餐、游玩。

 

“我们这个群体是被平等对待的,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。”老张从绝望的冰冻状态中“复苏”,坚持每天按时服药,运动健身也成了他的常态。

 

 

 

03
以后咱们一家人一起扛

 

 

确诊的时候女儿还小,老张决定守住这个秘密。可日子一天天、一年年滑过,看着乖巧懂事的“小棉袄”一天天长大,老张的心底还是泛起顾虑,“小时候是怕她受影响,会自卑。现在她也成家立业了,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她。”

 

“其实我这么多年就是靠着孩子这个精神支柱一直积极生活,现在有了小外孙,圆圆满满,看着她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了。”谈到已定居国外的女儿,老张满是骄傲,“我女儿很优秀,学传媒的,小时候跳拉丁舞还拿过省内前三。”

 

老张坦言,把秘密告诉女儿之前做了很久的心理斗争。以前每次拿药回来,老张都会把药盒扔掉,药片放在钙片和维生素片的包装盒里,每天早上和晚上,闹钟准时响起,提醒吃药。女儿一直以为他吃的是保健品。

 

2021年10月中旬,女儿即将出国前的一个晚上,听老张吐露出秘密的那一刻,一家人抱头痛哭,“她很难过,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扛过来的。我告诉她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么多年了,我不是一样像正常人活着嘛。”

 

女儿红着眼睛回给老张一个深深的拥抱,“爸,以后咱们一家人一起扛!”

 

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,那几天,老张睡觉都特别踏实,“毕竟孩子大了,她能理解。现在时代不一样了,我也告诉她,爸爸会一直当她坚强的后盾,照顾好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

艾滋病闯入生活后,药成了老张生活中的主旋律。一粒粒药丸形状似糖,所以不少感染者也会把服药叫做“吃糖”。可抗病毒治疗的药不像糖一样甜丝丝的,长期服用抗病毒药物的后遗症表现非常明显,除了皮肤黑黄,也会出现脂肪转移、血脂升高、肝肾功能损伤等症状。

 

QQ截图20221228154731.jpg

 

为了抵御药物副作用,老张戒了烟酒,每天规律作息,闲时种种菜,生活过得有滋有味,越来越有盼头,他盼着有一天这个病能彻底被治愈。

 

 

此前跟女儿在国外生活了近一年,每天在公园里散步,见到了不一样的异国风情,小外孙也在茁壮成长,一家人拍了好多合照。临走时,女儿还给老张买了很多营养品。

 

“日出照亮了天空,也照亮了全世界,更照亮了人们美好的未来!”上个月底,老张刚刚回国,心态明显比以往更舒展了,朋友圈隔三差五就会晒出一张构图精美的风景照,无一不表达着他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。

 

“其实到了我这个岁数,很多东西都看淡了,没想到会坚持到今天。现在就希望一家人都健健康康的,日子会越过越好的,我相信。”

QQ截图20221228154810.jpg

 

QQ截图20221228154906.jpg

 

 

【责任编辑:阿杰 邮箱:xjpop@vip.qq.com】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新疆男孩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,如无特别声明,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。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,并致以歉意。
新疆艾滋病检测:13999198395|感染者互助QQ群:5480101|